三天速成整形医生,揭开不法整形美容四大内幕

近年来,整形美容生意火爆,打个针就能瘦脸美白、抚平皱纹、肌肤水润……可因为行业内鱼龙混杂、良莠不齐,让不少求美者付出惨痛代价。尤其是随着自媒体盛行,“朋友圈情感诱导”“熟人”成为非法医美的重要揽客手段。

整形美容

整形美容

这些“中介”从中获得不菲的提成,比如近期爆出的上海一起医患纠纷中,一台4.2万元的隆鼻手术,中介能抽成2万元。一个多月的时间里,半岛记者在十多个QQ群、微信群、陌陌群内进行卧底调查,揭开不法整形美容机构重重内幕。

内幕1:

网招代理,产品却很“业余”

3月10日前后,小李经常到香港中路附近一家服装店里买衣服,一来二去双方成了朋友。可近期,服装店老板却当起了“中介”,多次推荐她去一家整形美容工作室注射玻尿酸。

“对方还拿出一盒产品给我介绍,说这是来自韩国的纯进口产品,目前正在搞活动,注射一次298元。”看着写满韩文的外包装,小李也疑惑了。“不过这价格确实太诱人了,一般同类型的国产产品也要千元以上。”

根据相关规定,所有注射美容产品都必须是可吸收或半吸收的,产品可追溯,以确保安全。可实际上由于整形美容市场火爆,一些未经权威部门认证的非法产品通过各种非法渠道进入市场,这家服装店所推荐的产品就属于这种。

据知情人介绍,这些产品的销售渠道之一就是微商。3月19日,记者加入到了陌陌的“整形美容”群里。当记者发布完要注射水光针的信息之后,一个名为“恋漫香”的群友很快便开始联系记者。

“你要自己注射还是去哪里注射?我这里有药(其实水光针并不是一种药品),还有仪器。绝对正品!”

“恋漫香”介绍,她是上海的一名微商,一直做整形美容针剂批发的生意,包括瘦脸针、美白针、玻尿酸等多种产品。由于记者咨询的是水光针,她进行了详细介绍。“韩国的‘海珠’、‘东国’,日本的‘天倍’,法国的‘菲洛嘉’等,价格合理而且绝对保证是正品。”期间,为证实是正品,她还把一张写满了英文的快递单提供给记者。“这是国际快递,是从国外直接发过来的。”

对于价格,“恋漫香”称,由于是批发,所以价格比较低,“5只装的950元,相当于市场上注射一次的价格。”

“恋漫香”甚至还介绍,她不仅卖水光针剂,而且还提供注射水光针所需要的仪器,“一台仪器3380元,可以支付押金之后租赁。”她表示,在注射之前需要上麻药,即可放心地自己注射了。

陌陌的“整形美容”群里,像“恋漫香”一样对外出售各类整形美容针剂的不在少数,而且普遍价格比较低。

3月21日,一位网名为“A0 77不二微整形(招代理)”网友也在群里发布消息称,国内现货,只做正品,接零售批发代发。

琳琳今年40岁,大学毕业之后,她就开始接触整形美容这一行业,经过十多年的“摸爬滚打”,她深知这一行业的内幕。采访中,她向记者透露,由于国内产品审核制度与国外不同,目前中国合法的注射产品屈指可数,很多人就从国外带走私货或从其他渠道引入非法产品,而目前国家食药监总局仅批准上市了两种注射用A型肉毒毒素,分别为兰州生物制品研究所有限责任公司生产的国产产品(商品名:衡力)。此外还有Allergan Pharmaceuticals Ireland(艾尔建制药公司)生产的进口产品(商品名:保妥适BOTOX)。

“因此,市场上一些所谓的进口白肉、绿肉、粉肉等都是未经有关部门批准的,无论其产品质量如何,起码都不是通过正规渠道进入市场的。”琳琳介绍。

此外,玻尿酸市场更是鱼龙混杂。琳琳还透露,玻尿酸又称透明质酸,目前国家食药监总局批准使用的仅有瑞蓝2号、伊婉、艾莉薇、乔雅登、润·百颜、海薇、舒颜、EME(逸美)、法思丽、宝尼达等几个品牌。其价格都高达数千元每毫升,而要解决面部除皱等问题,一般至少需要4~5ml。

可记者采访中却发现,有不少机构报出了数百元的价格。“一些不良美容机构、黑诊所为赚取高额利润,将一些未经国家批准、通过不正规渠道进来的产品销售给消费者。这些产品表面上看价格较低,但其实是一些劣质甚至是仿造产品,成本价只有几十元,可以说不法分子以此大肆牟利。”琳琳说。

琳琳还介绍,没有经过批准的美容针剂中所含物质不明确,打进消费者身体里,存在一定风险。另外,有些药品需要特殊的运输环境,比如冷链储存,但那些从国外通过非正规渠道进来的产品可能就达不到条件,势必影响疗效。

其实,滥用这些药品对人体造成损害的事例也屡见不鲜。近期,他们医院接诊了一名女患者,为了能拥有尖下巴的“网红脸”,这位女士在一家工作室注射了所谓的生长因子,没想到导致下巴疯长。记者了解到,这种生长因子类的注射物不能完全清除,只能进行部分增生组织切除修复,且无法判断以后是否还会继续生长。

内幕2中介推荐,美容机构竟无资质

像小李所说的服装店老板充当“中介”的事例也不少见。知情人介绍,这些“中介”可不是纯粹做好事,而是从中获取不菲的提成。

据台州日报报道,2月底,一女子花费4万多元在上海某医院做了鼻部整形手术,从此陷入整形失败的痛苦。维权过程中,她了解到,微信朋友圈里的整形中介“君君”拿走的回扣高达2万元。

半岛记者采访中频繁遭遇这类“中介”,除了上述接触的陌陌群,QQ群、微信也被这些中介“渗透”。4月初,在一个名为“青岛微整形”的QQ群里,一位网友向记者提供了这样一个“中介”。

根据这位网友提供的微信号,记者添加名为“柳暗花明”的网友。当得知是经过朋友介绍来注射水光针之后,“柳暗花明”开始热情介绍。

“不知道你以前打过没有,水光针要坚持打,起码三次以上。”该网友称,水光针有基础水光,是纯补水的,还有如果需要祛痘可以添加其他的成分。“现在外面大部分做的是有针水光,不知道您了解吗?就是有五个小针,注射时会有五个小针眼。我们还有无针水光,就是用机器气压注射,无痛无感。”她透露,有针水光因为有针眼,所以可能会漏药,一般情况下,无针水光一次的效果是有针水光的三倍。“但无针水光的价格会更高一些。”

当记者问及在哪进行注射时,“柳暗花明”开始变得谨慎起来。“介绍你来的那个朋友的微信号给我一下,因为我们只做回头客和老顾客。所以说必须是认识的人介绍的才可以。”

接下来,记者又连续多次与“柳暗花明”咨询水光针的有关问题,她这才渐渐打消了疑惑。最终,她推荐给记者的美容机构竟然是一家美容会所。事后,记者通过工商系统查询发现,这家美容会所经营范围并没有医疗美容等项目。

据介绍,美容分医疗美容和生活美容两类,注射美容属于医疗美容范畴,生活美容只能做洁面、护肤这种普通的护理类美容。可事实上,部分毫无资质的美容院也在悄悄进行着医疗美容。

半岛记者在采访中接触了多起投诉。比如,2015年1月,即墨的臧某某到即墨市恩雅美容院做整形美容,她先后两次缴费,一次是面部埋线提升,一次是做眼袋抽脂手术,共计花费9827元。可她万万没有想到,术后出现了不适反应,并造成了面部感染甚至局部出现坏死。

事后,经即墨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局卫生监督所查处,该美容院未取得《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》开展医学美容活动,对相关责任人的违法行为进行取缔并对其作出罚款4000元人民币的行政处罚。

采访中,业内人士透露,从近几年卫生监督部门检查反馈的情况来看,全国大部分地区都存在美容行业非法或超范围经营现象。不仅仅是美容院,一些藏身于居民楼里的工作室也偷偷地注射药品,甚至直接做割双眼皮的手术。

“任何手术都是有风险的,整形并发症临床表现也有很多种,比如血肿、神经损伤、栓塞、血运障碍、组织坏死、感染等,处置不当可能会毁容。而这些人往往会夸大手术成功率,对手术风险却闭口不谈。”琳琳也透露,这些所谓的工作室实际上就是非法行医,工作室没有取得相关的医疗资质,注射人员也都没有行医资质。

“在没有取得相关资质的前提下,进行整形美容毕竟是见不得光的。”琳琳说,像这类机构不会明目张胆去推销、拉客户,但是随着自媒体盛行,“朋友圈情感诱导”、“熟人”成为非法医美的重要揽客手段。“而且这些非法商家会向中介提供很高的提成来刺激积极性。”琳琳说。